当前位置:首页 > 更多 > 健康

修涞贵:带领修正“摊煎饼”,却屡陷危机

管理员 健康 2020-05-23 18:35:39 14 0    管理员QQ:8638516
后台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软文网综合报道】中国人民银行网站日前公布了大连市中心支行2020年空头支票行政处罚,行政处罚信息公示表(大银罚字[2020]第24号)显示,大连修正堂药房连锁经营有限公司存在签发空头支票的违法行为,中国人民银行大连市中心支行决定对其处以罚款3240.98元。修正堂隶属于修正药业集团。今年2月份,中国质量新闻网公布信息,自称吉林修正健康股份有限公司的产品讲师多次宣称,新冠肺炎重症病人早期可采用足量的免疫球蛋白进行治疗,修正牌优尔胶囊正是补充免疫球蛋白的理想产品。消费者因此质疑,修正“讲师”在疫情时期暗示修正牌优尔胶囊可以治疗和预防新冠肺炎,涉嫌夸大产品功效。修正药业为何“黑料”不断?

提起修正药业,估计很少有人没听过。十多年前凭借电视广告的海量投放,一句“做良心药,做放心药”,让修正家喻户晓。而修正集团董事长修涞贵这些年带领修正“摊煎饼”式发展,除主营业务中成药、化学制药、生物制药的科研生产营销、药品连锁经营、中药材栽培等,还进军健康产业、旅游业、房地产业。截至2016年底,仅子公司就有127个,10多万员工,2018年集团总营收637亿元。

很多人都有个疑问,作为一家知名药企,规模这么大,为什么没有上市?其实,修涞贵与修正药业一直都有着强烈的上市愿望,然而其上市之路颇多曲折坎坷,或与其屡屡爆出的产品质量危机不无关系。故事得从头说起……

修涞贵的发家史:从一名小警察到一家企业老总

修涞贵,1954年出生于吉林长春,毕业于吉林大学法律系,在进入制药行业之前,原是吉林省通化市交警支队的一名设备科长。虽然事无惊举,名不见经传,但是工作勤恳,踏实认真。1995年5月,一个偶然的机会,修涞贵遇见了通化市医药局张金成局长。老局长说有一个小药厂已濒临倒闭,事关几百名工人及其家庭的生活问题,老局长希望修涞贵走马上任,挽救这个企业。还未来得及脱下警服,修涞贵就来到企业调研,实际情况让他大吃一惊:迎接他的是两排破旧的厂房,企业停产,工人放假,工资拖欠,固定资产仅25万元、欠债却达400多万元……

在经过调查研究后,修涞贵决定接手这个小药厂。不得不说,他确实有两下子,几个月后,该公司开发的治肝良药“太和圣肝”胶囊投入批量生产。“太和圣肝”的推出,使修涞贵在全国医药市场中树立起药厂的良好形象。1996年当年,仅“太和圣肝”胶囊,就为企业实现产值3700万元、利税568万元。

从1996年12月开始,从药厂到有限责任公司,再到股份有限公司的改制。1998年10月,经省政府批准,“吉林康威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宣告成立,下辖8家子公司。2000年5月,由于注册方面的原因,吉林康威药业集团毅然更名为“吉林修正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辖10个子公司。集团名称选了修涞贵的姓氏,也凸显了其中集团的核心作用。

经过近十年努力,修正药业总资产达到了16.7亿元,并形成了非处方药、保健品、医疗服务和国际贸易四大经营平台。2000年2月在吉林省同行业中率先通过GMP认证。企业已发展成为集科研、生产、营销于一体的大型理代化股份制制药企业,是吉林省制药行业的龙头。此后,修正药业在修涞贵的引领下,迎来跨度更大的飞跃。

修正坎坷上市路:企业质量危机成为上市拦路虎

修涞贵的成功让他的梦想越来越大,企业发展也开枝散叶,多领域探索,其产品不在局限于药品保健品,植物饮料、草本牙膏等等快消品和日化也成为修正开拓的疆土。多年来,修正药业也想尽了各种方式频频冲击上市。据内部人士称,其目的主要是为了融资,通过扩大资金规模在药企竞争中抢占市场。

修正药业从2003年开始进行股份制改革,次年就试图登陆港股,却不了了之。此后,修正药业曾多次传出借壳上市、港股IPO的消息,但最终都是“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楼”。2015年,修正药业再次传出赴港上市的动静,同样是不了了之。

自2010年以来,修正药业连续多年稳居“中国制药工业百强榜”前十强,近三年来更是因为其营收超600亿而登顶中国药企排名前三甲。

据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修正药业以507亿元的收入获得民营企业第50位排名,在民营医药业中位列第一;2015年,修正实现产值588亿元,销售收入575亿元,达成了16%的增速,在民营500强中位列53名,依然保持医药行业第一名的龙头位置;但在2016年,修正药业下滑至医药行业第二名,销售收入实现约636亿元,增速下降至8.16%。2017年更是加速下滑,修正总体营业收入仅上涨不到2亿元,约为638亿元,增速仅为0.31%。

但修正药业作为一家非上市公司,市场对其高额营收下的实际净利润和产业规模一直是雾里看花。

修正药业曾于2014年7月发行过一笔3亿元的债券,并因此披露了2010年-2014年的年度报告。年度报告显示,修正药业在2010-2014年的营收分别为17.59亿元、19.89亿元、18.77亿元、27.22亿元、35.9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26亿元、1.14亿元、1.06亿元、4.52亿元、7.55亿元。在发行该债券时,修正药业还提供了2015年第一季度的财务数据,其中显示营收6.94亿元,净利润1.55亿元。从2014年的35.95亿元到2015年的575亿元,为何修正药业在一年的时间内营收可以实现百倍的暴涨,修正药业从未给出过官方答复。这一“跨越式”的大增长的确有些可疑,是否存在数据造假的情况,还有待修正药业的具体披露。

企业营收数据是否作假我们难做判断,但修正的质量危机却层出不穷。影响最大的莫过于“毒胶囊”事件了。

2012年央视《每周质量报告》曝光河北一些企业用生石灰处理皮革废料进行脱色漂白和清洗,随后熬制成工业明胶,卖给浙江新昌县药用胶囊生产企业,最终流向药品企业。央视记者在北京等地药店对胶囊类药品进行了买样送检,结果发现包括蜀中制药、修正药业、通化金马药业等9家药品生产企业生产的13种药品铬超标,最高含量超标90余倍。据了解,铬属于有毒有害微量元素,容易进入人体细胞,对肝、肾等内脏器官和DNA造成损伤,在人体内蓄积具有致癌性并可能诱发基因突变。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16日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对13个药用空心胶囊产品暂停销售和使用。修正药业的羚羊感冒药胶囊、斯达舒等拳头产品陷入“毒胶囊”事件旋涡。引发民众信任危机。据业内人士表示,修正上市屡次受阻,与“毒胶囊”事件关系很大,企业产品质量,尤其是药品质量是关乎民众健康的大事,“污点”企业上市是对民众的不负责。

如今,“毒胶囊事件”虽然已经过去了8年,但是并未让修正药业的质量问题就此得以“修正”,从各级监管部门公布的药品质量黑榜来看,修正药业一度是榜单上的常客。

2014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在飞行检查中发现,修正药业用于生产肺宁颗粒的药材返魂草部分发生霉变变质,还存在故意编造虚假检验报告等行为。事件曝光后,吉林省药监局依法回收药品GMP证书,修正药业因此丢掉了相关药品的生产资格。而肺宁颗粒是修正药业的主打产品。

除产品质量屡被爆出存在问题外,董事长修涞贵用股票贿赂官员、修正陷网贷风波等让修正“丑闻”不断,为上市平添诸多梗阻。

2017年7月,吉林省延边区中级人民法院一纸刑事判决书,带出修正药业行贿官员丑闻。吉林省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原县委书记褚某某受贿罪的判决,牵出了修正药业多年前的行贿细节。修正集团董事长修涞贵将通化市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的25万股股权授予褚某某,价值人民币25万元。

2018年9月,上海市公安局发布一则互联网借贷信息中介平台“永利宝”、“火理财”非法集纳吸收公众存款的消息。意外的是,修正药业集团及其董事长修涞贵,因被指此前曾注资这两家公司卷入其中。事实上,不仅仅“永利宝”、“火理财”两家,根据工商信息查询系统中的股东名单,钱庄网、宜湃网等多家互联量借贷信息中介平台都曾有过修涞贵的身影。

此外,修正药业还存在资金管理混乱、官司缠身等问题。中国判决文书网上梳理显示,仅2017年,涉及到修正的官司就多达250余起。除了修正药业董事长行贿之外,销售人员非法挪用公款也是经常暴露的问题。仅2017年,涉及修正药业挪用资金案件就有19起。

2019年,修正药业打算通过吉药控股借壳上市,也以失败告终。年底,修正咽炎片被安徽省药品监督管理局检出微生物不合格因而登上黑榜。

良心药与放心药:不要让广告词仅仅存在于广告里

2017年四川发布报道,修正药业四川公司等被罚,被查出使用不合格药包材。成都食药监局公布一批行政处罚案例。其中,修正药业集团四川制药有限公司等被查出使用不合格药包材。同年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一则信息,近期该局组织对全省药品生产、经营企业和医疗机构进行了药品质量抽查检验。本期抽验981个品种3194批次经检验符合药品标准规定,41个品种53批次经检验不符合药品标准规定,涉修正药业等。

屡屡爆出的质量问题让修正药业在民众心中蒙上一层阴影。“良心药、放心药”这句广告词虽然深入人心,但如果修正不能把好质量关,这句话可能会成为最大的讽刺。

一面是“修正良心药,放心管用的药”到“修元正本,造福苍生”的广告宣传,一面却是深陷各类产品质量漩涡,其背后是修正不断暴露出的重营销轻质量的问题。然而,在铺天盖地做“良心药”的宣传口号之下,修正不对重金属铬含量进行检测,其强调的原因之一是因为机器设备购买困难。

修正建立庞大的销售团队,通过省级、地级、县级总代理三级分包体系,将全国市场以县为最小单位进行层层覆盖。更为重要的是,公司许以销售人员高额的提成。在修正心肝胆事业部一份《修正药业产品底价表》红头文件显示,保心宁片终端经理底价为16元,零售价为36元。终端零售价高出终端经理底价约2.25倍;肝舒片药品,终端经理底价为18.5元,零售价为68元,价差达到3.6倍。

修涞贵在2007年胡润百富榜中,以55亿元的资产成为吉林省首富;2019年胡润百富榜排名第153位,财富值220亿元人民币。根据修正集团官网描述,要在10年内力争实现销售收入千亿元目标,到2030年达到万亿元目标,成为世界百强制药企业。

修涞贵的财富越积越多,企业的愿景也是以财富来定义。但愿修正在拼命赚钱的同时,能在发展的路上坚守初心,恪守良心,做真正的放心药。


标贴:

顶一下 (0
踩一下 (0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zzido.cn/jiankang/50032.html

文章评论

表情

共 0 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评论底部广告位

软文网

http://www.zzido.cn/

京ICP备666666号 |

Powered By 软文网    文章 56115 篇   浏览899455

美图 37 个

好站 16 站

资源 10 个

评论 3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资讯

感谢对我们的友情技术支持